王某樱

cn_王某樱
污染tag致歉bot
鸽子&有害垃圾

aph养老院坑底人士
不会写史向or国设
只会ooc
没有文笔

偶尔画画污染tag
qq是1516190862

污染tag致歉

滤镜比我会画画

是丽萨,貌似没有tag?

画这种屑可以投墙吗?

【露中】早日康复(1)

*外语是机翻

*对话流

*以现况为灵感的无意识文


 

 宁静安逸的午后,听不见都市的嘈杂声,在圣洁的地方有着独特的安宁。

  东斯拉夫美人儿坐在克里姆林宫大会堂的专座上,听着身旁的妹妹发着牢骚。

  "Дарагі брат, калі ласка, ажаніся са мной! Эпідэмія мае патрэбу ў сіле кахання, каб яе вырашыць!"(亲爱的哥哥,请和我结婚!疫情需要爱情的力量来解决!)

  伊万·布拉金斯基幽紫的瞳孔蒙上了一层灰光,他对他的妹妹没有任何兴趣。

  "Наташа, ты мне не интересна. Ты моя сестра."(娜塔莎,我对你没兴趣。你是我的妹妹。)

  娜塔莎秀气的脸庞顿时发白,却又未想出怎么回应。

  "我最近要去中/国那里,你照顾好自己和冬妮娅。"眼前这个银发紫眸的斯拉夫男子用一口流利的中文说道。

  "Ты снова ходил к ван ю? Я … Забудь, с тобой генерал уинтер.(你又去看王耀?我......算了,有冬将军陪你。)"

  伊万深邃的瞳孔并没有撞上娜塔莎狂热的眼神。因为他知道,他一直都很清楚,他的心中,一直住着一个黑发黑眸的男人。那个男人是他的底线,任何人都不能冒犯,就算是他最亲爱的妹妹也不可以。

  伊万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对妹妹道。

  "王耀是我的。我不会让他受到伤害。"

  男人荡然离去的背影后,只是一个头戴蝴蝶结的少女罢了。娜塔莎望着那坚决的背影,无奈地笑了。


  此时的中/国家不在欢声笑语,到处只剩下悲哀和祈祷。就连以往乐观的王耀,此时都快要崩溃了。

  伊万是这么以为的,所以在他一下飞机,赶到王耀面前时,还是一脸局促不安的神色。

  王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当见到伊万的时候,面色稍有好转。

  "万尼亚,你怎么来了咳咳。现在情况特殊,不用来看我了。"

  伊万换上了宠溺的眼神,伸出手摸了摸王耀的头。

  "因为特殊,我要来照顾你呀。"/



我爬了我就是短

那先到这里,假装起床上课

画一下心水的霓虹桑

画得不好污染tag致歉

葡澳ooc预警。娘塔同人设预警。

在学校咕的文,利用各种时间写的。一两个月才这点字数我真的好咕。

混水摸鱼假装更新

原创微甜短文(百合/oc)

张子绊(是人设)

  子绊一直不屑于对身边的女孩子有所冲动,即使她就是喜欢女孩子。可是这次,她心动了。这个女孩儿,牵着她的心。

  无法忘怀的,是她眼中的星光。不,那是她本身存在的高光。这个女孩儿,居然能让忍耐很强的子绊破戒了。

    一切都要从去西安那次说起。巴士上,坐在子绊身旁的女孩子,笑笑,用她甜美清脆的嗓音和身后的发小说着话。

  笑笑的抬头敛眸,一切尽被子绊收入心中。子绊本来想着,笑笑毕竟是她同班同学,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对她下手。

  可是当笑笑手捧雪花,满脸笑容地站在雪地里时,子绊的心都被融化了。

  "我一定要做出什么。"子绊这么想着。

  回到学校后,子绊一直想着找个机会和笑笑说话。可是笑笑并不理她。她不明白。


连笑笑(不打真名以防侵权)

  自从那次从西安回来以后,她就对子绊有了别于同学和朋友的情感了。

  子绊一直坐在她身边,默默关怀着她。比起自己扎扎呼呼的发小,或许子绊更适合她。

  "我怎么会有这种念头呢?她和我都是女孩子啊!"笑笑对于自己这种陌生的情愫很是惊异。    回到学校后,为了避免自己见到子绊时的尴尬,她特意躲着子绊。

  可毕竟是同班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再怎么躲也躲不了。

  这天下午放学,终于让子绊逮到机会了。笑笑正准备回家,却被子绊拦下。

  "子绊,我要回家了,别拦着我了。"

  "回家又怎样,小美人儿?笑儿~~~"

  子绊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黑色短发在她头上仿佛染上了暗淡的血红。黑色瞳孔里没有往日的高光了,是被邪魅的殷红覆盖了。


张子雅(张子绊的异色同体)

  面对令自己心动的女孩子时,子绊的异色体,张子雅,就会出现。与其说是异色,更像是人格,毕竟是同体。

  而这次,在连笑笑面前,子雅时隔多年又出现了。想想上次出现还是见到本命的时候。

  子雅眼前的笑笑似乎有点怕她,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可子雅深得魅魔真传,又岂会放过这个小女孩儿。

  "那个,我要回家了......"

  "你只是不好意思面对我,而不是拒绝我,对吧?"

  子雅右手撩起笑笑的碎发,仔细把弄。

  "不是,我没有!"

  笑笑憋红了脸,原本可爱的脸庞现在多了丝俏皮。

  子雅露出招牌式的微笑,随后——


连笑笑

  笑笑看着面前风姿绰约的子雅,心跳突然有些不对了。是......加快了好多。

  子雅突然环住笑笑的脖子,头一低,两唇相抵。笑笑感觉自己被温暖包围了。

  子雅继续在笑笑唇间索求着,撬开她的贝齿,吸吮她的舌尖。

  笑笑也不反抗,配合着子雅的动作。

  也不知过了多久,子雅终于停下了动作。啊,现在是那个黑发黑眸的清纯女孩,子绊了。

  笑笑抬眸望着子绊:"你要怎么办?"

  子绊恢复了平日的元气,满脸嬉笑。

  "当然是和我在一起啊!"

  笑笑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

  "可我们都是女孩子......"

  张子绊,这个顽皮的少女,摸了摸笑笑的头,露出了清纯的微笑。

  "我就是喜欢女孩子啊。尤其是你。"

The end.


(所谓基友点的,要我和朋友的车。当然不可能拿自己开车,就🐴个百合文吧。嗯,还有基友点的99篇,加油!感谢连笑笑lyw同学!)

【短甜/「金钱组」(虐伊万)微肉】

粉红色天鹅绒地毯上的东方美人儿终于睁开了眼,望着自己眼前这位刚把自己干翻且连哄带骗骗了自己一笔钱的金发美人儿,无奈道:“你们年轻人太有活力了,我老人家真的干不动了。”

金发美人儿将头凑近东方美人儿,自己澄激干净的蓝眸对上了他的黯黑瞳胖,狭长的睫毛促不及防地划过他白净的面孔。

“王耀先生,不要用‘干’这个字,太不文明了。这只是交易罢了,一场金钱与肉体的交易。”

王耀想要从地毯上起来,但却因腰部的疼痛无法动弹。“阿尔弗雷德!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莫不是从床上一直做到.......浑蛋!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机器!”

阿尔弗雷德一脸玩味的笑容,捧起王耀的脸,亲了一口。

“喂喂!你干什么?怎么对长辈的?再这样我就去找伊万了。”

金发蓝眸的男子,似手在听到其他男人的名字时皱了下眉。娇艳的嘴唇有些发干。王耀挣扎着坐了起来,正视眼前男人邪魅的眼神。

“我去找了伊万了。拿水管揍你。”

“噗”,金发男子将王耀再次扑倒。

“你知不知道在和别人做的时候,突然提一个其他人的名字很扫兴吗?尤其是在我面前提那个布拉金斯基?他爱你到多么痴狂的地步你不知道?拿火箭炮上门炸你,拿钻地机挖地洞到你家厕所的?你这么喜欢他?”

王耀脸涨红了,娇嫩的小嘴无力地想要诉说些什么。

“我知道了。在你这儿待着就安全了是吧?”

眼前男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他微微低头吻了王耀的唇。

“你是我最爱的人。在我这里住,自动还钱,每天还有一个爱你的阿尔肥呵护着你,有什么可担心的?你再也不用担心被伊万·布拉金斯基暗杀了。外加性.爱服务。”

王耀秀气的眉毛挑了挑。

“刚才还在和你做的时候,伊万不就抱着个大水管子冲进来了吗?还扬言要把水管抽入你肛.门。还说玩3P?不是差点还提爆了你的......”

“啊~”金发男人的头部埋入了东方美人儿的脖间,那副纯白无瑕的锁骨上多了一对齿印。哦,应该说是“小草莓”。

王耀一脸受相,可黝黑的眸子里全是那个男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

“你……又想要了?”

阿尔佛雷德扳过王耀的头,让这纯洁的眼睛看向了自己那处。嗯,是挺的。

(两人全裸!都忘了说这点。)

“不是被捏爆了吗?试试啊?”

金发美人儿一脸淫笑。

王耀满脸害羞。

“你总是这样,太勇了啊。也……总是能满足我。”

金发美人儿搂住王耀的耀。

“嗯啊,又进去了,每次都不打招呼,痛。”

王耀都快挤出哭腔了。

“嗯哈哈,早知道让伊万捏爆好了。那么大又粗的,啊~”

那双透亮的深蓝色眸子闪出别样的光芒。

“亲爱的你太淫.荡了。”

黑色瞳孔里满是不屑。

“倖运的是,他失误了。”